亲爱的母亲 生日快乐
作者:孙洪亮 时间:2019-07-11

假如我变成了一朵金色花,为了好玩,

长在树的高枝上,笑嘻嘻地在空中摇摆,

又在新叶上跳舞,妈妈,你会认识我么?

你要是叫道:"孩子,你在哪里呀?"

我暗暗地在那里匿笑,却一声儿不响。

我要悄悄地开放花瓣儿,看着你工作。

当你沐浴后,湿发披在两肩,穿过金色花的林荫,

走到做祷告的小庭院时,你会嗅到这花香,

却不知道这香气是从我身上来的。

当你吃过午饭,坐在窗前读《罗摩衍那》,

那棵树的阴影落在你的头发与膝上时,

我便要将我小小的影子投在你的书页上,

正投在你所读的地方。

但是你会猜得出这就是你孩子的小小影子吗?

当你黄昏时拿了灯到牛棚里去,

我便要突然地再落到地上来,

又成了你的孩子,求你讲故事给我听。

"你到哪里去了,你这坏孩子?"

"我不告诉你,妈妈。"

这就是你同我那时所要说的话。
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泰戈尔


母亲,此时已经是深夜,整个城市都进入了沉睡,只有你亲爱的儿子还无法融入这个寂静的世界中。他在默默的想念您,想念您的笑,想念您白发苍苍的容颜。不问时间都去哪了,生老病死人之常情,可是怎么也抹不去心中的那点忧伤。如今我也步入中年,俗语说"父母在不远游",可是儿却常年停留他乡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转眼间儿离开家乡外在工作已有十余年头了。这十年里不能在你们身边尽孝,对你们二老的亏欠就像有一把利剑藏在心尖,时常刺痛我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这种痛越来越使我不安。儿子身在外漂泊,从事测绘工作十几年。说来真的糊涂与羞愧,已到不惑之年的我自己父亲的生日都会忘记。直到微信与您说起,才想起给您老人家打个电话说声问候,但是因为终究因为胆怯没有和父亲通话。父亲的生日是阴历二月初四,听您说今年是和二月二一起过的!微信里您说父亲并没有生我的气,我才放下心来。

古语说:"父母在不远游,"可是我自从上了大学以后就一直外,大学时期还有个寒暑假可以和父母相伴。结婚生子后,因为家庭或工作原因与你们相伴的时间就甚少了。幸而有个妹妹在你们身旁照顾,让我稍稍有点安心。我想若不能膝前尽孝,那么就努力做好自己,在外努力工作,不让你们替我操心。就像你们经常嘱咐的那样,我们好了你们就好。

演员高亚麟说:"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。父母健在,你不会琢磨死亡,这和年龄没什么关系,你60都不会想,因为有一堵墙挡在那,你看不到死神,父母一走,你直面死神,你能清晰看到你人生的尽头。"是的,我也觉得你们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,是那堵为我们挡风遮雨的墙。我们小时候父母为我们挡风遮雨,长大后成家立业在自己的领域独当一面的时候,父母渐渐老去,因为我们的成长,他们的人生慢慢进入迟暮之年。

那一天在电话里,您和我说起一位长辈在家病了十年,那天刚刚去世。父亲刚参加完那位友人葬礼回来。您说你们已经看开了一切,都会有那么一天。我也笑着说我也看开了一切,其实那是为了掩饰我的不安!我不敢想象失去你们的时候,我会是什么样。想着想着,笑容花朵渐渐暗淡无光直至失去,内心的痛如潮水一般向我涌来。赶忙故作轻松的聊起关于孩子的话题。这个话题也引起了我们的共鸣,透过电话我可以想象你开心的笑容。为您的孙女感到骄傲。而我心中的痛之潮水却没有退去一丝一毫。

夜更深了,风儿吹动柳枝发出沙沙的声响,就像情人间低声呢喃,但我更相信,这是一位信使正讲述着远方亲人的消息。街边的霓虹灯随着城市的沉睡,站完了它的最后一班岗。遥远夜空中的星星,没有霓虹灯的点缀显得更加明亮璀璨。明天就是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,也是您老人家的生辰。儿子在遥远的地方祝福你,希望这满天的繁星替我守候您的健康!儿子不能陪在您的身旁,让风儿带去我的祝福,替我在你耳边亲切的道一声:"亲爱的母亲,生日快乐"!




页面版权:自然资源部第三地形测量队/黑龙江第二测绘工程院 地址:黑龙江省利民经济开发区学院路1001号(黑龙江省地理信息产业园主楼)   邮编:150025
  电话:+86-451-85919307 传真:+86-451-85919307 Email:wbs@hljbsm.gov.cn 黑ICP备06004303号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4082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黑公网安备 23011102000033号